久安。

一枚做什么都拖拖拉拉的咸鱼……

萌新渣画师来摸一对儿情头……
表白骆队嘟嘟!他们是我心头的天使!!

终于…肝完了…拖拖拉拉戳了大半个月……本来是打算画景的,结果今天终于把幼儿涂鸦一样的景戳完后看着整体效果我的内心是emmm……
于是就这样吧……萌新渣画qwq表白风师娘娘!风师娘娘年方二八,风师娘娘英俊潇洒,风师娘娘貌美如花!

【柳澄】论宇直组弯后众人的反应

hhhh甜

《迢迢》:


  • 看着玩!!乱写的!







“柳师弟。”


“柳师弟?”








夏风轻拂,捏盖拨动浮叶,浅啜一口,面上不动神色,青袖浮过一方案几,茶盏轻摆回原位。




茶苦。




展扇心下惋惜许久未归清净峰,亲手种的茶叶置久了落涩,明帆粗枝大叶,婴婴竟也无意照料,不知成日都在忙些什么,是该好好管管了。心里算盘打得七七八八,余光忽然触及案几另一方静默许久的柳清歌,“这茶别喝”的劝阻还未来得及从舌底抽出落地,便见他已一口饮尽了苦茶。




面不改色,凝神端坐。




沈清秋轻轻瞥入那空茶杯,不由得暗暗佩服,柳巨巨不愧为巨巨,苦茶入喉,眉不皱脸不青,俨然连茶叶都没留下!委实属百战峰峰主的风姿,学不来啊学不来。




适逢想起方才柳清歌一脸铁青,负手来访步步震煞清净峰弟子的模样,许是要事相商,便轻唤了两声,见柳清歌仍垂目思索,不得回应。




“柳!巨!巨!!!”




柳清歌的眉头猛地抽动一下,随即朝沈清秋望去。




那厢眉眼温淡,唇角携笑,扇摇得那叫一个翩翩儒雅,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那叫一个柔情似水关爱同门,比掌门师兄更掌门师兄,恍似方才扯开嗓门嘶吼的根本不是眼前的人。柳清歌对此接受不能,恶寒道:“把你的视线挪开。”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法子奏效了,沈清秋有些得意,折扇合起,在掌心一搭没一搭敲着,“说说吧,什么事能让柳师弟面露难色?”




柳清歌紧抿着嘴,不愿轻易开口。




沈·良师益友·清·人生向导·秋劝诱道:“你这样,我怎么帮你呀?什么事说出来了我才能知道,你不说,我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能知道呢。”




闻言,柳清歌瞅一眼沈清秋笑吟吟的模样,逡遍四周,疑惑道:“那小子呢?”




“哪小子?”




话问出口的那一秒,自己了然,道:“难得回来,冰河代我去仙姝峰和掌门师兄那儿递拜帖了。眼下婴婴不在,恰好他在仙姝峰口碑不错,最是合适稳妥。”




闻言,柳清歌瞅一眼沈清秋笑吟吟循循善诱的模样,还是不大放心,思量许久,决定先委婉点儿:“咳。你…你觉得喜欢一个人,应当是什么样的?”




沈清秋的笑挂不住了。




这是…….风月之事啊。




这也难怪,柳巨巨一根直肠通大脑,除了打架就是打架,被魅妖下了春药也不知拿心中欲火如何是好,只懂扯着自己想爆锤一顿泄愤,怎会了解这些儿女情长?




沈清秋低头收起“沈·良师益友·清·人生向导·秋”的面容,抬头又是一副“沈·善解情意·清·老马识途·秋”的全新面容,乐呵呵道:“柳师弟可是有心上人了?”




柳清歌点了点头,复又摇起头,纠结苦恼十分。一来一回把沈清秋也整懵了:“到底是,还是不是?”




柳清歌瞪着他,简单粗暴道:“不知道。”




沈·善解情意·清·老马识途·秋很有耐心道:“喜欢一个人,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一件事。柳师弟仔细想想,你可曾因她吃醋过?”




“吃醋?”柳清歌摇摇头,“我不爱吃醋,酸。”




沈清秋噎了一下,扇柄把在掌心中,慈眉善目道:“比如你看见她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讲话,或者有什么举动,让你心里不大舒坦的?”




柳清歌蹙眉思索,认真道:“我只见他时常同一名男子斗嘴。”




“哦?可是打情骂俏那种?”




“不。”柳清歌这回斩钉截铁道,“应该是想抽死他那种。”




沈清秋扶额,不愧是柳巨巨,看上的也是奇女子。沈清秋理了理思绪,柔声问道:“那,你可曾因见不到她而茶饭不思,心烦意乱?”




柳清歌慎重思考过后,严肃地答:“嗯。”




“愿以身相护,以死厮守?”




柳清歌摇摇头,道:“我没有想那么多,他的武功不在我之下,但若有人要伤他,我定不饶恕。”




武功不在柳师弟之下?沈清秋真想仰天长啸第三遍,柳巨巨果然不愧为柳巨巨!!!




心头骇浪滔天,面上平静如水,沈清秋眉开眼笑道:“这便是喜欢了。柳师弟,别苦恼了,若真喜欢,便该好生珍惜这一段情缘,切莫错了去。”




柳清歌盯着沈清秋,认认真真地问他:“这当真便是喜欢了?”




男男女女恩恩爱爱之事本只有局里两人最清楚,旁的人不好插手的。沈清秋此番也是瞧柳巨巨委实不晓风月,苦不堪言,多嘴好歹让他通晓自己的心意,都说得这么直白了,沈清秋也认认真真道:“千真万确,你师兄还会骗你吗。”




柳清歌收回视线,一手捏着茶杯凝思。




沈清秋凑近他:“师兄帮了你,好歹说说是哪位仙子这么有福气吧?”




哪料到柳清歌猛地抬起头,紧锁眉头:“谁告诉你是仙子了?”










“江澄!江澄!”




柔和夏风里的莲花坞一碧连天,放眼尽是莲叶,阖眼便是莲香,惹了魏无羡一身。折根草叼着,远远瞧见负手立于湖畔的江澄,挥手大喊。




今日他的蓝二哥哥回了一趟云深不知处寻蓝曦臣,那儿要天子笑没有天子笑要乐子没有乐子,只有一个一板一眼还老骂他带坏蓝忘机的蓝启仁,魏无羡能闷死,不愿跟,得了闲来骚扰江澄。




待魏无羡吊儿郎当地行至身侧,江澄才肯赏他一眼:“怎么有空来?”




魏无羡同他并肩,面着一湖莲花,笑嘻嘻地道:“想起你,顺道来看看。”




江澄冷漠地收回视线,不为所动:“你的蓝二哥哥呢?”




“回云深不知处了。”暖风一阵阵拂面,魏无羡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同江澄扯有的没的唠嗑,“这么久没见,相亲相的怎么样啦?”




江澄有所反应地回头看他,魏无羡眯着眼吹风浑然不觉地道:“我可特地广发了相亲广告啊,别告诉我一个都没看上。”




青筋暴起,江澄咬牙切齿道:“那玩意,是你发的?!”




魏无羡嘿嘿笑了笑,勾上江澄的肩,整个人歪歪的倚着站得笔直的江澄身上:“这不想着你当了家主那么累,找个贤妻良母,替你分忧嘛~”




江澄青着脸回:“用不到。”




魏无羡仍不正经道:“你还真打算一辈子和仙子对愁眠咯?”




江澄冷笑一声:“看你的样子,是不怕了?”




魏无羡的脸色变了一变,又很快没心没肺地笑起来:“嘿嘿,怕什么,有你给我赶狗呢嘛~”




眼底的讥讽也淡去了,和风吹柔了他的棱角,江澄静默许久,含糊不清道:“你觉得上回…那个人怎么样?”




魏无羡莫名其妙道:“哈?什么?哪个?”




“就是上次你来,在我身侧的那个…”江澄抿了抿嘴,一挥袖转身欲走道,“算了,不说了!”




倚在他身上的魏无羡一下失去支点差点儿摔倒,分明嗅到了什么重大新闻似地追上去:“哎哎哎,别啊,说都说了,说完呗。”




江澄停下步子,魏无羡便也停下,一脸期待地瞅着他,满脸都是“说啊说啊快说啊”的兴奋。江澄拿他没有办法,只得吞吞吐吐道:“那个,苍穹山派百战峰的。”




“苍穹山派,百战峰…”魏无羡歪着脑袋想了想,恍然大悟激动道,“哦!我记得,那个什么!柳…什么什么!长得好像挺漂亮的一妹子,你看上的?”




“……”




江澄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走了。




“别走嘛~说啦说啦!”










“男...男的?!!!”




柳清歌撂一眼在震惊的沈清秋身上,很不理解,蹙眉道:“那臭小子不也是男的。”




沈清秋展扇掩去掉了下巴的下半张脸,讪讪地笑:“柳师弟…柳师弟…可是想清楚了?”




开什么宇宙玩笑,这可是柳巨巨啊,想当年接受不了冰河与自己关系的柳巨巨啊,我看你们这群喊着“弯了就弯了你不也弯的,有啥的”是不知道当年那个柳巨巨,宇宙·钢铁直男·柳清歌了解一下???




柳清歌沉着脸:“想清楚了,还是你帮我想的。”




这,这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原来是...




沈清秋接着尬笑:“是是是。不知那位是?”




“沈师弟,柳师弟。”




岳清源步进竹舍,看见两人,浅笑三分:“你们都在此处。”




两人皆起身迎他:“掌门师兄。”




岳清源携和煦的笑,点头示意他们坐下。三人一并坐下后,岳清源道:“师兄收到拜帖便来了,急了些,什么都没带,沈师弟莫见怪。”




沈清秋道:“本该师弟拜访师兄的,师兄见外了。”




岳清源点点头不再续这个话题,问道:“你们方才在说什么?”




沈清秋慢慢摇扇,扇出的风随眼风一并吹向柳清歌,缠绵眼风暗示。柳清歌视若无睹,答:“无碍,一些不重要的…”




听到一半,沈清秋发现柳巨巨还不打算坦白从宽,看不下去了,笑眯眯道:“柳师弟有心上人了。”




下一秒,柳清歌就一掌压着扇子拍到了沈清秋的嘴上。




沈清秋:…...




岳清源严肃道:“这是好事,为何不告诉师兄?”




柳清歌下意识看向沈清秋。




沈清秋不甚惶恐:你看我做甚???你不是不让我说吗!




可岳清源的视线也随来了,沈清秋只得硬着头皮,勾了个尴尬的笑:“柳师弟方才确认了心意,还未来得及说…”




岳清源理解道:“既已如此,早些坦白心意吧。”




沈清秋的嘴角暗暗抽了抽。




掌门师兄都开口了,柳清歌下定决心,点点头:“我这便动身前往云梦。”




语罢,真的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半分钟的反应时间都不给沈清秋留,走了。




带着决绝,潇洒地走了。




扇掩住了大半张垮了的脸,沈清秋干笑几声,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兄可知道柳师弟的意中人是?”




岳清源摇头:“师兄怎会知晓。”




岳清源素来不是爱打听他人私隐之人,柳清歌不说,他便不问。




又一串干笑,沈清秋小声念道:“不知道的好,不知道的好...”










“你再叫,我放仙子了。”




魏无羡拍掉江澄伸出的那根指头,笑嘻嘻不以为意:“我来时撞见金凌带着仙子,还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和思追溜去放风筝了。快说快说。”




臭小子,我看你又不想要你的狗腿了...




江澄哼了一声:“你烦不烦?”




魏无羡道:“你说完我不就安静了。”




“我说了你也不知道是谁。”




“我知道啊!柳什么什么嘛,你是不是喜欢她?江澄你别客气,有事尽管和我说!”




“是...”江澄忍无可忍道,“柳!清!歌!”




轰隆一声,踏在乘鸾剑上的柳清歌稳稳落地。




魏无羡的笑渐渐凝固。




形貌昳丽,确是个美人。只是——




“嗯。我来了。”






那个对仙子愁眠的江宇直,弯弯弯弯弯了???














出竹舍目送岳清源走后须臾,便瞧见洛冰河神色匆忙一路快步疾走,看到自己,喊:“师尊!”




沈清秋待他到自己跟前,笑道:“嗯?”




洛冰河蹙眉道:“柳师妹说,柳…师叔来这里了?”




沈清秋了然,宽慰道:“你柳师叔已经走了。放心,他不会来打你的。”




“不是这个!”洛冰河绕着沈清秋走了一圈,眉头焦急才敛了一半,并不很放心地道,“柳清…柳师叔没对你动手动脚吧?!”




“动手动脚?”沈清秋摇摇头,“他只是看你不顺眼,不至于迁怒于我。”




洛冰河:“......那就好。”




“怎么了?”




洛冰河笑了笑:“不,没什么。”




呵呵,他是不会说他方才去仙姝峰递拜帖偶遇柳溟烟,柳溟烟到底同他说了什么的!!!








几日后,仙姝峰。




“柳师姐,你在笑什么?”




柳溟烟长身玉立于内殿,一脸慈祥的笑。




没错,是慈祥没错了。




是“我果然没有猜错的”的得意之中掺杂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的喜悦,以及“不愧是我兄长从来没有让我失望”的欣慰,甚至还带着一点“又要大赚一笔收获一大批粉丝”的兴奋种种合在一起的“慈祥”。




这种慈祥还是让路过的仙子多留意了几眼,没忍住多嘴问了一句。




柳溟烟笑而不答。




她还在回味那字里行间透露出她哥和江宗主有多激情的夷陵老祖发来的贺电。




唉,真是美好。







本次列车开往铜炉山幼儿园。

hhh吼吃!!

解玉:

我家之前突然停电了,手机也没电,意外写的很快……感谢停电。
tag/warning:剧情车,假的十七岁,恋哭癖,擅长纯情糟糕,边做边谈情说爱。




(隐藏内购章节)《天官赐福》第249.5章 中元施孤,太子悦绝。


https://shimo.im/docs/z0fL4PpTOhk0qC8P/




新疆走网盘:https://pan.baidu.com/s/15HEwjxclCuPBRkT4ADHwzg 密码:eq13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23554009869802


 
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车……
 ……
想要小心心和小蓝手……大家,那个……




……




附此前的校车。这里也放一下吧。看过的应该有印象,就不要点了。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21851395089118

喻黄陪你背六级(Day 9)

下周考六级的安静啃太太的文

寒冬:

*emm…就是将词语的应用写成全职相关,来增加背单词时的乐趣~之前一直将每天的词写成一个喻黄的故事来着。Day1~8可戳tag"喻黄陪你背六级"
*CP可能有 喻黄,韩张,双花等等,介意的小伙伴注意避雷欧~
*非英语专业,有错尽管指出~词意尽量准确,语法仅供参考_(•̀ω•́ 」∠)_依旧感谢 @limit脑细胞-->0 的友情支持~
*那么,OK?


1.一个很暖的新杰。
  option(n.选择权)        
  persist(v.坚持,固执) 
  strengthen(v.加固,加强) 
  refresh(v.使恢复,消   除疲劳)
"Though our captain had other options,he still persist his choice-as in the past."Xinjie said in one interview,"We all know it doesn't allow any fault on battlefield.So I will strengthen myself to refresh him not only in the match but also in his life."
“尽管我们队长曾经有别的路可走,但他仍然坚持他的选择——一如既往。”张新杰在一次采访中说道,“我们都知道战场上是不允许任何一点失误的.所以我会尽我所能,强大我自己来守护他,不管是在赛场上,还是生活中。(在场上为他回复生命,在生活中为他消除疲劳。)”


2.一个很喻吹的黄少


acute(adj.尖锐的,灵敏的,强烈的)      
grief(n.不幸的事,悲伤) 
decline(n.下降,减少;v.下降)            
consent(n.准许;v.同意)
impluse(adj.冲动的;v.推动;n.冲动,刺激) 
collision(n.冲突,相撞)
feasible(adj.可能的,可行的) 
enlighten(v.启发,开导)
"You said my captain has acute shortage?He doesn't have the qualification to be the captain of national team?Didn't you? Didn't you?Didn't you?"I don't know which pitiful guy offended Shaotian,"Let me tell you how he could be the captain!"


Now,the biggest fan of Wenzhou is onlin.


"Ok,first,his speed of hands isn't a grief!It won't decline at least!And as you,you even can't reach that!What gives you consent?Then,he isn't impulses all the time!He has the greatest global view!There isn't any collision in his command!He can expect all the feasible situation on the battlefield in a short time!He always know what is wrong,and enlighten us in time.Can you do that?Can you? Can you? Can you?!"
  “是你说我们队长有严重的短板,没资格当国家队长么?是你么是你么是你么是你么?”不知道哪个可怜的家伙成功惹到了黄少天。现在,联盟第一喻吹已经上线。
  “告诉你,我队长的手速绝对不是他的不幸,他可以以这样的手速保持很久很久,不会像其他选手一样巅峰只在几年。而且,即使是这样你也达不到!谁允许你过来嘲讽我们队长了?!然后,我们队长他从来不冲动行事,他的任何指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有最棒的全局观,在他的指挥中,你不会看到任何相冲突的地方!他可以在战场上短时间内预料到所有可能的情况!他可以即使看出我们的错误然后指正。你能做到吗?能么能么能么能么!”


3.一个让冯主席很放心的喻队


  irritate(v.发怒,使急躁) 
  mess(n.混乱;v.弄乱)     
  theme(n.主题) 
  productive(adj.有效的)  
  scale(v.衡量;n.天平,刻度) 
  veto(v.反对,禁止;n.否决权)
There's a problem almost irritate President Feng--the appearance of Xiu Ye in the tenth zone has messed all teams'expressions!So he called all captains to attend this meeting whose theme is how to solve it.He hopes that every team can scale the energy well.To his surprise,Wenzhou came up with a productive suggestion--all of them fight with Xiu Ye on turns to tie him.No one veto.
有个问题使冯主席极其暴躁——叶修在第十区的出现已经完全扰乱了各个队的场上表现!
所以他为解决这个问题召集了各个战队的队长召开了一次会议。他希望每个战队能够好好平衡自己的精力。让他意外的是,喻文州很快就提出了一个很有效的建议——每个战队轮流出职业选手来牵制住他。没人反对~
多好的建议,两全其美。


4.一个在表白的文艺喻


distract(v.转移,分心)
barren(n.荒原,不毛之地;adj.荒芜的)
"I have been distracted since the moment I met you.Because all I can think about is how much I want to kiss you.You were like the water irritating the barren,the sunshine illuminating the dark. I’ve been wanting you to be a part of my future, and now you are informed."
“从遇见你的那一刻起你就让我分心,因为我的脑海里满满都是想吻你的冲动。你就像浇灌荒原的水,像照亮黑暗的阳光。我要告诉你,我想把你安排进我所有的未来。”


(你问跟谁表白?你想让他跟谁表白,就是对谁表白咯⁄(⁄ ⁄•⁄ω⁄•⁄ ⁄)⁄)
(总觉得喻队你OOC了)